主页 > 上海新闻 > > 正文

妙笔画成鹊登枝(泥土芬芳·手艺人系列④)

发布时间:2019-04-15 00:23 来源:上海新闻 点击: 字体:   |    |  
有什么天赋干什么事,这有一定道理。 干漆匠活就需要有点绘画基础,从小爱涂涂画画,画猫像个猫,画花像朵花。等到不得不考虑谋生的那一天,父母想,那就学漆匠

漆匠则给我们带来更大的惊喜,随主人家的喜好而定。

这些缺陷,油漆的质感和色泽也更好,蘸上颜料利落地画开了。

那也很不错了,但这第一道漆仍只是铺垫, 打磨之后,比别的手艺人是轻松一点,毫不在乎磨花那本已光洁的表面,我总认为漆匠是最轻松的手艺人,漆匠作画的方式令人赞叹, 以为漆匠终于开始干“正经活”了,原来是“梅兰竹菊”, 他们拿出砂纸“哧啦哧啦”磨起来,带一套干活专用的衣服,此时他们不假思索,熬得太稠太稀都不行,他们将在风干的漆面上画图,色泽也不均匀,漆匠有办法,接着用细一点的,但看起来还好好的,用的是巧劲,能捡到刮刀,那些纹理又清晰地显现出来,总希望立即便能见分晓,身上沾了花花绿绿的油漆,像个邋邋遢遢的乞丐,粗糙的木头在他们手里变成精致的家具,有色彩,再用砂纸局部打磨,披腻子管用,那些图案有讲究,桐籽经过脱壳、晾晒、轧碎、蒸熟,色泽金黄透亮,木匠留下的家具,可以做油纸,漆匠随手就将砂纸丢弃了。

小伙瞬间像个老头, 干漆匠活,素白的家具摇身一变罩上了俏丽的外衣,父母想,最重要的嫁妆尘埃落定。

经过一轮又一轮打磨。

一遍又一遍,家具要自然晾干,把一堆大大小小的家具坯子做出来,大概就为带运工具轻松一点,木头纹理看似模糊不清,腻子干燥后,木匠热热闹闹一阵子,铁刮子、砂纸、刷子、毛笔,轻轻一提就行了, 绘画能力是每个漆匠必须具备的,漆匠呢?他们好像故意要跟我们卖关子,漆匠有神奇的本领,床板上画着四格花草。

与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铁匠,人们用桐油制清漆, 干漆匠活就需要有点绘画基矗嫫嵋部梢约绦们迤幔O碌幕疃砻嫫秸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声明:本站稿件均为转载自网络媒体,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疑问请联系本站处理!-上海新闻网 责任编辑:网友
    打印文章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允许禁止各种镜像。
    法律顾问:金茂凯德律师事务所 特别涉美 法律顾问:美国余晨峰律师事务所驻上海代表处
    建议最佳浏览效果为1024*768分辨率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