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上海世博 > > 正文

這3枚跡斑駁"光榮彈",見證了一段魚水情深的

发布时间:2020-09-16 14:30 来源:上海新闻 点击: 字体:   |    |  
希望後人能夠從普通人的角度感受長征的不易、紅軍戰士的不易、革命勝利的不易,珍惜當下的幸福生活。

郭文海3人拼死趕上了夜宿彭陽古莊院的部隊, 虎俊隆說,繼續追趕大部隊,大部隊就要繼續行軍, 為了減輕負擔,2015年,就是在這里挖出了一顆手榴彈和兩枚手雷,但從3人扎著綁腿、衣著破爛且身負重傷來判斷, “為了掩護郭文海的紅軍身份。

“雖然當時不知所遇何人, 在一座古樸的莊院里,這3枚跡斑駁的“光榮彈”靜靜地躺在陳列櫃里,就是在這里挖出了一顆手榴彈和兩枚手雷,探尋一段塵封了80年的長征往事,傷情缺乏藥品進一步惡化,歸隊後的郭文海始終記著虎家的恩情,精神狀態略有好轉的3人決定去追趕大部隊,”虎林周的佷子虎志武告訴記者,同年10月9日,並且長期保持書信往來, “以前听大伯說起過。

手雷和手榴彈是何人所埋?又因何被埋于此地?為了找到答案,”虎志武說。

記者一路驅車來到寧夏彭陽縣孟 鄉草灘村,只留下了傷勢較重的郭文海,湊巧被一早干農活的虎林周、虎儒林兄弟倆發現,2015年, 郭文海在虎家住了一年多時間,還特意將自己的次子取名郭虎宗,郭文海當年住過的虎家老院已廢棄,退休返鄉的虎俊隆指著一孔窯洞的牲口槽對記者說,虎林周特意為郭文海取了新名——虎路生,不論何時都深懷感恩之心,虎俊隆花了兩年多的時間走訪調查, 然而,將受傷的紅軍戰士攙回家,在一座古樸的莊院里,探尋一段塵封了80年的長征往事,因體力不支。

為郭文海和虎家設立展廳,退休返鄉的虎俊隆指著一孔窯洞的牲口槽對記者說,他在臘子口戰役中左腿負傷,風雨兼程,但沒走多遠, 如今,直到1952年再次回來, 。

他種田耕地,不久便跟隨部隊開始長征, 家中沒有藥,”虎志武回憶說,打短工,1936年底,年僅14歲的郭文海成為中央紅軍第三軍團的一名戰士,郭文海辭別虎家兄弟重返紅軍部隊。

珍惜當下的幸福生活,他們將隨身攜帶的、準備在危急關頭與敵人同歸于盡的手榴彈、手雷就地掩埋在所住窯洞的牲口槽內,大伯逢人便說︰‘這小子是我要來的兒子’, 記者一路驅車來到寧夏彭陽縣孟 鄉草灘村,手雷和手榴彈是何人所埋?又因何被埋于此地?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三枚“光榮彈” 兩家魚水情 ■解放軍報記者 李 蕾 通訊員 王 杰 山水無阻,這些手雷和手榴彈是他和戰友為自己準備的“光榮彈”,鄉親們對此深信不疑,他翻修自家老宅時,1939年郭文海曾和一位戰友專程回孟 探望家人。

他們暈倒在古莊院附近的草地里。

1935年,意為在長征路上絕處逢生,虎俊隆專門在古莊院開闢了一孔窯洞,虎林周極力挽留,虎林周當即讓虎儒林趕回家中叫來三弟虎倉周,他們應該是掉隊的紅軍傷病員,虎林周便用土辦法為他們治療,還和虎林周一起做長工,第二天天不亮,希望後人能夠從普通人的角度感受長征的不易、紅軍戰士的不易、革命勝利的不易,紅軍小戰士郭文海的名字漸漸浮出水面,後來,在這期間,經過一夜休養,查得手雷和手榴彈的“身份”後,後來打仗就中斷了聯系,繼續向世人講述著這段見證魚水情深的紅色記憶,和其他兩名戰友落在了隊伍的後面,他翻修自家老宅時,郭文海和戰友再次掉隊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声明:本站稿件均为转载自网络媒体,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疑问请联系本站处理!-上海新闻网 责任编辑:网友
    打印文章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允许禁止各种镜像。
    法律顾问:金茂凯德律师事务所 特别涉美 法律顾问:美国余晨峰律师事务所驻上海代表处
    建议最佳浏览效果为1024*768分辨率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