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经济新闻 > > 正文

江苏金融国企创新模式“输血”“三农”

发布时间:2019-04-15 21:20 来源:上海新闻 点击: 字体:   |    |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由人民日报社主管,中国报协主办,在人民日报社办公,成立于1997年,经国务院新闻办批准,首批获得国家级网络新闻媒体资格,并承担着为中国产业经


睢宁农商行信贷人员在种养殖基地调研了解农户生产需求。(资料照片)


  江苏金融国企近年来瞄准农村金融这一难题,错位发展、创新服务,突破农户贷款“小而分散”“信用缺失”“难以盈利”三大瓶颈。以徐州睢宁县为例,截至目前,全县已为80%的农户建立起了金融信用数据库,农户与农村小微企业使用小额低息贷款逐年提升,农村经济不断壮大,当地国有金融机构保本微利实现持续发展。


  服务农民 打造农村信贷员队伍


  农民贷款难,根子在银行:成本高金额小、无抵押担保,银行普遍畏惧,没人愿意干。以往金融机构发放农户贷款“卡”的很严,要农户到县城申报各种证明,让农民望而却步。“发展普惠金融是农村金融改革的关键。”徐州市银保监分局负责人说,开展农户小贷,要让国有金融机构发挥先锋队的作用,首先要培育一支扎根农村的信贷员队伍。


  睢宁农商行2015年以来招收大学生建立了一支140人的小额信贷员队伍,这些信贷员多数来自农村,对“三农”有天然感情,被安排在农村网点“摸爬滚打”。睢宁农商行信贷员朱军是个“85后”,“我5年前从东南大学毕业来到睢宁,跑遍了偏远农村的每个角落。”朱军说,起初上门送贷,农户不理解,常被当成骗子和传销,甚至被轰出门。现在农民发现方便又实惠,每天电话打不停。


  “农商行的信贷员不怕辛苦,上门服务,态度非常好。”下邳村委会会计卢跃说,去年春节后下邳村整体搬迁到新县城边的集中居住区,每户都是上下两层小洋楼,15万元一套。不少农户买房后想装修,但资金周转不过来。农商行的信贷员到村里驻点一个多星期,为80多户农户办理了装修小额贷款,现在家家户户都漂漂亮亮。


  睢宁农商行副行长夏浩博说:“我们要求信贷员每周5天必须骑车进村,全县有400多个村,每年要求走访100个村、1万户农户,每户数据都进入数据库。我们根据农户需求设计出‘惠宁小贷’,通过手机APP推送给农户‘凡8万元以下贷款,不论用途,一次申请,10年之内反复使用’。”3年多来,农户小贷从2.8万户增加到了6万户。


  据悉,当地农业银行、农发行、邮储银行、华润控股中银富登村镇银行等都纷纷建立起自己的农村金融队伍,网点下沉乡镇,POS机遍布农村。睢宁中银富登村镇银行有35人的小贷员队伍,农行睢宁支行在每个乡镇派驻2名信贷员,邮储银行、农发行等也都有农村信贷员队伍。


  错位服务满足多种需求


  坐在家里,在手机银行上输入借款10万元,不到一分钟,钱就转到自己银行卡里了。令睢宁县沙集镇东风村依福尔家具公司经理徐春如此轻松的,正是睢宁农商行的“互金贷”手机网络版。由于徐春以前的贷款记录都录入了电脑,他获得了电脑自动“分配”的50万元的授信额度。徐春已先后多次通过手机银行领取过贷款数百万元。


  日益发展起来的农村小微实体对金融的需求强烈。徐州市银保监分局与农委等部门指导金融机构积极对接专业大户、家庭农场、专业合作社以及龙头企业的信贷需求,分层次满足农村地区各类金融需求,引导农发银行、农业银行稳步推进农田水利、高效农业设施、现代农业园区建设,指导邮储银行、农商行围绕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农村增绿,研发“量体裁衣”式金融产品。


  沙集镇是睢宁县一个因电商经济而迅速崛起的乡镇,2018年全镇电商销售额达到125亿元,同比增长20%以上,一批电商大户供销两旺。睢宁县金融机构实施网商、物流、原材料供应客户分类和服务分层,推出了“网商助力贷”“妇女创业贷”“网商E分期”“物流创业贷”“惠宁环保贷”等切合电商需求的产品系列,广受电商创业者欢迎。


  睢宁中银富登村镇银行针对快速发展的“公司+农户”模式,对生产、原料采购、化肥农药、饲料采购、收购、销售各个环节都设计了信贷产品,延伸产业链金融服务,目前为158家“公司+农户”客户授信3075万元。


  “近年来农村居民购买县城住房需求强烈,我们提供贷款服务有力促进农民转移。”农行睢宁支行副行长张加正介绍,睢宁有140万人口,50万人在外务工经商。随着收入的提高,为了获得更好的教育医疗条件希望迁居城市,农行为此推出房贷服务,目前已发放17.7亿元。


  农发行睢宁支行副行长王宇介绍,农发行大力推动土地向种粮大户流转。由于粮食生产周期长、回款慢,农发行通过间接放款给种粮大户,解决许多上下游配套企业和农户的资金问题。


  社会效益居首位保本微利可持续发展


  发展农村普惠金融,应当将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同时要保本微利可持续发展。舍弃了这个宗旨,那些纯粹商业目的“普惠金融”只能是“广告效应”或“昙花一现”。农村金融需要不断投入资金“输血”三农,如果自身不可持续,普惠金融最终会成为“无源之水”。


  “前些年,很多地方的农信社不良率高,那并不是因为农村金融风险大,而是农信社自身出了问题。”睢宁农商行副行长高峰说,这几年农信社聚焦农村,普惠金融贷款做得越多,不良率越低。目前,睢宁农商行的不良率已经从以前的10%降低到了2.3%。


  “控制涉农贷款风险的关键不在于抵押物,而是扎实的贷前走访。”睢宁中银富登村镇银行董事长钟生辉说。农户普遍没有抵押品,即便是农村集体土地上的房产,也拍卖不出去。“近几年,我们不要抵押物效果更好了,贷款规模每年增长1亿元,贷款不良率降到了0.25%。”


  “把农村金融做深做透,就是防范风险的最好方式。”农行睢宁支行副行长张加正介绍。该行发放的30万元以下涉农小微企业贷款不良率仅为0.11%,县城房地产不良贷款仅190万元,不良率仅0.1%。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声明:本站稿件均为转载自网络媒体,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疑问请联系本站处理!-上海新闻网 责任编辑:网友
打印文章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允许禁止各种镜像。
法律顾问:金茂凯德律师事务所 特别涉美 法律顾问:美国余晨峰律师事务所驻上海代表处
建议最佳浏览效果为1024*768分辨率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