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健康 > > 正文

3毫升血可查出早期肝癌 制订

发布时间:2017-10-11 14:52 来源:上海新闻 点击: 字体:   |    |  
3毫升血可查出早期肝癌 制订 血液中循环肿瘤DNA(ctDNA) 徐瑞华教授与研究团队部分成员 昨日,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获悉,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主任、医院院长徐瑞华教授与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张康教授带领中美科学家团队,历时五年,终于攻克世界性难题
 3毫升血可查出早期肝癌 制订


血液中循环肿瘤DNA(ctDNA)

徐瑞华教授与研究团队部分成员

昨日,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获悉,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主任、医院院长徐瑞华教授与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张康教授带领中美科学家团队,历时五年,终于攻克世界性难题。

研究团队通过检测少量“血液中循环肿瘤DNA”(ctDNA)特定位点甲基化水平,发现了一种既能对肝癌进行早期诊断,又能准确预测肿瘤的分期、疗效和复发可能性的新方法。与甲胎蛋白检测相比,新方法将肝癌的漏诊率降低一半以上,能帮助医生发现更多的早期肝癌患者。该方法还可实时监测肝癌的疗效,如果肝癌复发,它能比常规影像学检查手段提前几周甚至几个月察觉到“异常”。

本月中旬,全球首个“肝癌ctDNA甲基化诊断试剂盒”将首先在中大肿瘤防治中心防癌体检中心进行应用,检测对象主要为有肝炎肝硬化病史、有肝癌家族史或接受过肝癌手术等治疗的高危人群,下一步会考虑推广到进行常规防癌体检的人群。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任珊珊通讯员黄金娟、欧晓芳、余广彪

速读高科技

“犹如在火车站数百万人流中抓一两个小偷”

背景:“癌王”起病隐匿

早期获得诊断的患者经过有效治疗,5年生存率可达到50%以上,而到了晚期,5年生存率只有10%~15%。

肝癌素有“癌王”之称。根据2015年统计资料,全世界每年肝癌新发和死亡病例分别为78.3万和74.6万,其中我国肝癌新发和死亡病例分别高达46.6万和42.2万,均占全世界肝癌新发和死亡病例的50%以上,造成的生命损失和公共卫生负担令人触目惊心。

据徐瑞华教授介绍,肝癌起病隐匿,患者一旦出现临床症状,病情往往已经处于中晚期而失去根治性治疗的机会,预后极其凶险。

应对:现存手段不够好

肝癌标志物甲胎蛋白AFP的检出病人的敏感性只有60%左右,容易导致漏诊。同时,AFP对肝癌的诊断特异性在80%左右,也容易导致肝癌的误诊。

一直以来,医生们都在血液中寻找合适的肝癌早期诊断标志物。目前在临床上广泛使用的肝癌标志物甲胎蛋白AFP,虽然在部分患者血液中可检测到明显的升高,升幅可超过20ng/ml,但是其敏感性和特异性都不尽如人意。

敏感性,意味着该项试验正确检出病人的能力。特异性则意味着,该项试验正确排除患某病的能力。临床中,有20%左右的非肝癌患者会由于其他原因,例如妊娠、慢性肝炎肝硬化、胚胎源性肿瘤、转移性肝癌等引起AFP升高。

突破:发现肿瘤“指纹”

徐瑞华介绍,ctDNA相当于肿瘤细胞释放到血液中的“身份指纹”。

“简单来说,如果我们在血液中发现的ctDNA某些位点超过了‘临界值’,那就意味着肿瘤的发生。” 徐瑞华团队成员、中大肿瘤医院肝胆科韦玮副主任医师介绍。

为了找到更理想的肝癌早期诊断手段,徐瑞华团队把目光投向了ctDNA。

血液中循环肿瘤DNA(ctDNA)

徐瑞华教授与研究团队部分成员

昨日,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获悉,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主任、医院院长徐瑞华教授与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张康教授带领中美科学家团队,历时五年,终于攻克世界性难题。

研究团队通过检测少量“血液中循环肿瘤DNA”(ctDNA)特定位点甲基化水平,发现了一种既能对肝癌进行早期诊断,又能准确预测肿瘤的分期、疗效和复发可能性的新方法。与甲胎蛋白检测相比,新方法将肝癌的漏诊率降低一半以上,能帮助医生发现更多的早期肝癌患者。该方法还可实时监测肝癌的疗效,如果肝癌复发,它能比常规影像学检查手段提前几周甚至几个月察觉到“异常”。

本月中旬,全球首个“肝癌ctDNA甲基化诊断试剂盒”将首先在中大肿瘤防治中心防癌体检中心进行应用,检测对象主要为有肝炎肝硬化病史、有肝癌家族史或接受过肝癌手术等治疗的高危人群,下一步会考虑推广到进行常规防癌体检的人群。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任珊珊通讯员黄金娟、欧晓芳、余广彪

速读高科技

“犹如在火车站数百万人流中抓一两个小偷”

背景:“癌王”起病隐匿

早期获得诊断的患者经过有效治疗,5年生存率可达到50%以上,而到了晚期,5年生存率只有10%~15%。

肝癌素有“癌王”之称。根据2015年统计资料,全世界每年肝癌新发和死亡病例分别为78.3万和74.6万,其中我国肝癌新发和死亡病例分别高达46.6万和42.2万,均占全世界肝癌新发和死亡病例的50%以上,造成的生命损失和公共卫生负担令人触目惊心。

据徐瑞华教授介绍,肝癌起病隐匿,患者一旦出现临床症状,病情往往已经处于中晚期而失去根治性治疗的机会,预后极其凶险。

应对:现存手段不够好

肝癌标志物甲胎蛋白AFP的检出病人的敏感性只有60%左右,容易导致漏诊。同时,AFP对肝癌的诊断特异性在80%左右,也容易导致肝癌的误诊。

一直以来,医生们都在血液中寻找合适的肝癌早期诊断标志物。目前在临床上广泛使用的肝癌标志物甲胎蛋白AFP,虽然在部分患者血液中可检测到明显的升高,升幅可超过20ng/ml,但是其敏感性和特异性都不尽如人意。

敏感性,意味着该项试验正确检出病人的能力。特异性则意味着,该项试验正确排除患某病的能力。临床中,有20%左右的非肝癌患者会由于其他原因,例如妊娠、慢性肝炎肝硬化、胚胎源性肿瘤、转移性肝癌等引起AFP升高。

突破:发现肿瘤“指纹”

徐瑞华介绍,ctDNA相当于肿瘤细胞释放到血液中的“身份指纹”。

“简单来说,如果我们在血液中发现的ctDNA某些位点超过了‘临界值’,那就意味着肿瘤的发生。” 徐瑞华团队成员、中大肿瘤医院肝胆科韦玮副主任医师介绍。

为了找到更理想的肝癌早期诊断手段,徐瑞华团队把目光投向了ctDNA。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声明:本站稿件均为转载自网络媒体,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疑问请联系本站处理!-上海新闻网 责任编辑:网友
    打印文章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允许禁止各种镜像。
    法律顾问:金茂凯德律师事务所 特别涉美 法律顾问:美国余晨峰律师事务所驻上海代表处
    建议最佳浏览效果为1024*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