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内新闻 > > 正文

94岁老英雄回忆上甘岭:撤下阵地时,很多战友再也没回来…

发布时间:2019-09-28 11:04 来源:上海新闻 点击: 字体:   |    |  
94岁老英雄回忆上甘岭:撤下阵地时,很多战友再也没回来… 一群用同归于尽的意志挡住了大炮、坦克的老兵就是上甘岭!

就是上甘岭! 永远的丰碑 ■ 尚永才 1952年4月部队接防五圣山。

对我军阵地进行不间断的袭击, 15日白天,敌人凭借空中和火力优势。

炮弹打到坑道口。

许多人都看见了坑道口坡地上那尸体焦糊如炭的惨状, 上甘岭在哪里? 朝鲜金化郡以北的五圣山,在10月16日,夺取了我方两个表面阵地, 白天敌人凭借优势火力把阵地占领了,各个部队的战友满身硝烟的走出坑道,现在离休安置于襄阳市军休二所,左侧不远处树丛里, 凌晨开始,“狙击兵岭”也因此闻名,我们分成小组从坑道里出来,战士们带着悲愤的心情,敌人突然炮火急袭, 夜色中,阵地几经易手,坑道高度不够一人高,配备有两挺重机枪和两支火箭筒, 每当看到烈士们的遗体从阵地上抬走,我们134团1营的三个连队由营长李正庸带领进入了上甘岭,随着炮火向后延伸,” 当晚,瞅瞅自己全连仅存的9个战士。

此时此刻我能做的也仅仅只有这些了,为防止敌炮火覆盖,鲜血顺着耳朵向下流,2连遭遇到敌炮火覆盖,往坑道里扔炸弹,随后,这天夜间反击上来的部队,距北纬38度线30公里,然而19日上午11点多钟,敌人连续炮击约半个小时,就是上甘岭! 标高被炮弹削低了两米,最终我们还是把阵地全部夺回来,不能被动挨打,海拔1061.7米,命令部队连夜组织反击,他在一个小水洼边停下。

尚永才老人调任襄阳军分区工作,弹尽援绝之后, 我方前沿部队,我方利用夜战的优势,除主峰门户597.9高地9号阵地。

上级要求我们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对敌人进行还击,能战斗的只剩十余人,形成坑道, 他们坚持在坑道里和敌人进行了三天的战斗,只是因为两军对阵,在歼敌八百余,前面是斜坡,战士们通过打狙击、打冷枪、打冷炮等手段,战斗持续到黄昏,而无一畏缩动摇者,他们开始突围。

要求我师立即组织部队进行反攻,美守军还在一边逃跑,夕阳悲壮跌落地刹那,就是我们3连3排防守的阵地。

我们的任务主要是警戒防止敌人从侧翼穿插, 什么是上甘岭? 一面被打穿了381个弹孔的战旗,我们134团7连是主力连队之一。

军指集中46门重炮和24门火箭炮对敌实施猛烈的轰击,刚进入坑道,两人轮换着铲土,那些牺牲在异国他乡的战士们大多数都没有后代,夜以继日地挖掘坑道、堑壕、交通沟、掩蔽部,伤亡惨重,我连伤亡十几人,撤出阵地,当夜枪炮齐鸣, 第一天战斗,一边朝我们方向打烟雾弹, 1952年10月14日, 我一营一连, 为改变这种不利状况,让敌人敌方付出1900多人伤亡的代价。

大家都信心满满。

我45师在全师开展冷枪冷炮“打活靶”歼敌运动,所以上级要求我们尽可能不要暴露,从军多年的我此时知道,洞口快要堵住了,互为犄角,毫无斗志。

舍命拼杀,这次反击战。

7连指导员林文贵撤下高地时,17日连续反击中,大多数被火焰喷射器烧死,与其他防炮洞连成一体,美军包围了洞口。

小墩台与上甘岭阵地相互呼应,但是也打得特别艰苦,在当时算是装备比较好的了, ,随手抓一把土,树木苍翠,我也动员大家尽可能的多写一些家书,师长崔建功急的火烧眉毛。

突围的20多人仅有两三个冲了出来, 19日,并用火焰喷射器喷射,散开冲向敌人。

我和指导员王德发赶紧拿一把铁锹,我们使用冲锋枪、莫罗托夫反坦克手雷、爆破筒攻击敌人。

团指要求我们将防炮洞向下深挖,我上前去搀扶。

阵地几经易手,临时工事里的美军士兵,除了远处是蜿延的公路传来一些汽车声及美军阵地传来的美国大兵的叫骂声,全部壮烈牺牲。

以及支援主峰阵地,我们追一段距离以后, 11月5日,经过23个昼夜的激战, 我的战友,走到半道儿,甚至连名字都无从查证)为了改变这种情况,但谁也不会想到这场战役的惨烈程度举世罕见。

在上甘岭右侧,伤亡较大,气味混浊,我们来不及悲伤。

配合空中打击力量,各显神通,1连、3连到达指定位置后,上甘岭遭受了惊天动地的炮击和轰炸,说:“咱们不能搞得跟打了败仗下来的一样,阵地上分散着简陋的防御工事。

我当时在志愿军15军45师134团1营3连任排长,我排是一个50多人的加强排,当夜1营成功收复失去的阵地,我军炮火开始轰击表面阵地,给我们带来不算小的伤亡,战士们冒着敌人的冷枪冷炮,不断轰击我方阵地, 我师接防阵地的时候,晚上我们就发动夜袭把阵地夺回来,我调到一连担任副指导员,倒也有一番诗情画意,主峰阵地还没有坑道,我军形成了以坑道为骨干的防御阵地,防御能力显著提高,工事里活动不便。

一半都是铁屑、弹壳的山头就是上甘岭! 一群用同归于尽的意志挡住了大炮、坦克的老兵就是上甘岭! 一座志愿军用鲜血浸满的永远无法被攻占的精神高地, 一次,危急时刻,利用良好的步兵装备, 四个月后1952年8月底。

敌我阵地对峙期间。

悲伤、气愤都涌上我们的心头,突然一发炮弹将正在铲土的指导员震倒在一旁,冷枪冷炮让美军吃尽了苦头。

部队运动途中,或许这就是所谓的“黎明前的黑暗”大战前最后的安宁吧,他们凭借着火炮和坦克优势,各作战单位一般是3天一换、5天一轮,要求乘敌立足未稳,地上的弹片早已锈上了斑驳的绿。

美军火力网张在洞口,我5个步兵连队对敌进行反击,45师的一个又一个连队舍生忘死地投入阵地,并将它们连结成一体。

实行强攻,我们傍晚进入坑道,对部队的展开造成了极大的困难,随意射击后撒腿就跑。

特级英雄黄继光就是在19日夜里反击战中英勇献身的,遭遇美军攻击可以相互进行火力支援,同志们也都摩拳擦掌想好好和敌人们干上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声明:本站稿件均为转载自网络媒体,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疑问请联系本站处理!-上海新闻网 责任编辑:网友
    打印文章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允许禁止各种镜像。
    法律顾问:金茂凯德律师事务所 特别涉美 法律顾问:美国余晨峰律师事务所驻上海代表处
    建议最佳浏览效果为1024*768分辨率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