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际新闻 > > 正文

日本三个月能造核武? 海上繁花

发布时间:2017-10-06 13:25 来源:上海新闻 点击: 字体:   |    |  
日本三个月能造核武? 海上繁花 近日来,随着朝鲜半岛局势的恶化,朝鲜导弹两度穿越日本领空,日本国内支持日本开发并保有核武器的声音再度甚嚣尘上。这一论调通常被称为日本核武装论,即围绕日本是否应该成为有核国家这一问题而产生的诸多议论。目前为止,日
日本三个月能造核武? 海上繁花

近日来,随着朝鲜半岛局势的恶化,朝鲜导弹两度穿越日本领空,日本国内支持日本开发并保有核武器的声音再度甚嚣尘上。这一论调通常被称为日本核武装论,即围绕日本是否应该成为有核国家这一问题而产生的诸多议论。目前为止,日本是人类历史上唯一一个遭受过原子弹打击的国家,对于核武器的恐惧已经成为日本民族记忆中挥之不去的梦魇。

惨痛的战争记忆一直都是日本民间反战思潮的触点,也是许多拥有战争记忆的日本人反对核武器的现实依据。不过在右翼保守势力一边,对核武的恐惧同样成为他们炒作日本拥核论的工具,美其名曰安全保障。简单回顾日本核武装论的历史脉络,其实我们会发现,日本同核武器的历史纠葛远非广岛和长崎那么简单。

广岛(左)和长崎(右)核爆的蘑菇云图/科学人

弓与火枪的死寂:胎死腹中的核武研发

日本首次接触到核武概念的时间并不算晚。早在1937年11月,日本物理学家和随笔作家中谷宇吉郎就在《东京朝日》新闻上发表了一篇名为《弓与火枪》的短文,简要介绍了利用核裂变开发武器可能带来的巨大破坏性,并在文章中谈到,为了人类,希望利用核能开发武器的那一天不要来到。不过中谷宇吉郎并不是核物理方面的专家,而是一位致力于低温科学研究的物理学家,因其成功制造了日本历史上第一次人工降雪,故被誉为“雪博士”。

在八年后的1945年,日本战败后不到一个月,“雪博士”再度发表了一篇名为《原子爆弹杂话》的文章,其中简要回顾了过去几年各国在战争中研究开发核武器的历程,并再度谈及核武器可能带来的巨大破坏性,在文章末尾,中谷又一次强调自己不改反对核武的初衷。

中谷宇吉郎可能是日本历史上第一个向公众科普原子武器的巨大杀伤力,并主张反核武的科学家。然而战争中的世界和日本都没有沿着中谷的期望行进。1938年,物理学家奥托哈恩和莉泽·迈特那发现并解释了核裂变现象,证明了通过核裂变获取巨大能量的可能性,为核武器的制造提供了理论依据。

1940年4月,日本陆军航空技术研究所所长安田武雄中将命令部下铃木辰三郎调查研制核武器的可能性。碰巧同年七月,日本量子物理学先驱仁科芳雄在英国《自然》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关于核裂变生成物的论文。铃木辰三郎最终得到了东京大学的物理学者嵯峨根辽吉的建议,两个月后向安田中将提出报告,明言原子弹制造确实可能。安田武雄随即向包括时任陆军大臣的东条英机在内的军部高层提议开发原子弹,并向各大学、研究机构和相关企业发布铃木的报告。次年五月陆军航空技术研究所正式委托日本理化学研究所研究铀裂变武器研发的可能性,六月理研正式接手这项研究,并意图让时任主任研究员的仁科芳雄主导这项研究。军方还从仁科的姓氏中抽出一部分,将这项研究命名为ニ号研究(ニ为日语片假名,并非汉字二)

领导这项研究的日本物理学家仁科芳雄是当时日本量子物理学领域的先驱。仁科芳雄曾留学欧洲,1928年回到日本,加入当时的日本理化学研究所,1930年获得东京大学理学博士,次年组建自己的研究室,专门从事量子理论、原子核、X射线等方面研究。仁科在1939年至1940年间发现了铀237同位素,将日本的铀分裂研究推到了世界的前沿(很讽刺的是仁科的研究成果在当时世界物理学界几乎家喻户晓,但是在日本却鲜为人知),这为后来日本的核武研发奠定了理论基础。

有一种说法是仁科芳雄直接建议安田中将研制核武器,不过这一说法似乎没有充足依据,因为仁科本人深知当时美日科技实力的差距,因而反对太平洋战争。2006年,理化学研究所的官方杂志《理研新闻》的一篇文章披露了1941年日本核武研究立项的细节。其中提到1941年4月,当时的理研所长曾找仁科谈过一次话,当时仁科表示拒绝接受这项研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声明:本站稿件均为转载自网络媒体,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疑问请联系本站处理!-上海新闻网 责任编辑:网友
    打印文章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允许禁止各种镜像。
    法律顾问:金茂凯德律师事务所 特别涉美 法律顾问:美国余晨峰律师事务所驻上海代表处
    建议最佳浏览效果为1024*768分辨率